我以前一直喜欢说我住的城中村,人来人往,热闹非常。什么东西应有尽有,还非常便宜。如果你看过我以前写的东西,会发现我对此很是得意,没事就拿出来炫耀一下。但现在一切都变了,因为拆迁。嗯,官方说法是:城中村改造。

早就听说郑州要对四环以内的所有城中村进行改造,也没有很在意。看到别的村子搬迁之类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感觉。如今终于有幸亲自经历了一次,所以可以说一下。

今年大约四五月份的时候,有一个周末,被路边的宣传车吵醒。隔得太远,听不太清,只听到在喊一些整顿市容之类的东西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街上依旧热闹。等到周一下班回来,发现街边的小摊全都不见了,路上面不多远就有一个大红横幅,写着加快城市建设,支持城中村改造之类的口号,走到里面发现有一些城管模样的人在走来走去。这时才醒悟,原来是要拆迁了。

周二回来,发现街上仍空荡荡的,只是每一个红条幅后面多了一个白条幅,上面写着支持依法搬迁,反对暴力执法之类的东西。城管仍在,只不过后面跟了一大群村民,有吆喝的,有拍照录像的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无从得知,也没有去探究,只是觉得心里很不愉快。感觉像是被卷入了一场是非之中。大家都知道我胆小,最怕事儿了。所以也不敢围观,赶紧回家。

接连几天都是如此。气氛沉重。

又等到周末,村民竟请了一个律师团过来。在村里小学里给大家做宣讲。当时闲来无事,也斗胆去听了一听。主要内容就是号召大家不接受拆迁。律师们声称这种城中村改造是没有法律依据的,大家不要惧怕,要学会保护村子。还说,拆迁无非几个步骤:先停掉学校之类的公共设施,然后赶走村子周边的小商小贩,让村子没有人气,没有人气租户要搬走。租户搬走了,剩下的房东们也就只好跟着搬走了…

这天过后,效果立显,城管不再有,村里又热闹了起来。

闲时光阴易过,转眼到了八月份。有一天,村里的小学已经无声无息地被拆了。周围平静如常,似乎没有人发觉。然后再有一天,对面楼的租户搬家了。清空了楼层,拆掉了窗户,一车一车的东西往外拉。我去问房东,是要拆迁了吗?房东说,没有接到通知。

像是一股暗流在地下涌动,没有通知,没有宣传车,没有城管,但大家都感觉到,这次确乎是要拆了。

最后的这段日子真是像极了战争时期,每天都有人往外搬,像逃难一样。小商贩开始减少,临街的店铺都在大处理。大家都在以自己的方式逃离这个地方。我的房东是一个对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太,每天早上六七点钟就搬个马扎坐在门口,晚上七八点钟下班回来,我发现他们还在门口坐着。再次问及是否拆迁,他们的声音有些迟疑:还没有接到通知。

终于,小商贩们不见了,城管出现了,红条幅又挂了出来,这次倒没有宣传车大喇叭吆喝,也用不着了。一条路上全是搬家拉货的车辆停靠在那里,等生意上门。水电没有停,倒是网断了。手机信号也开始变得不好。想起律师们以前说的情景,步骤虽不太对,倒也差不多少。

接着被房东告知,20号之前务必搬走。

搬家的细节自不必细说。东西装完车,我找房东结算房租。开门的是房东的女儿,说房东在休息。问明来意后,喊了几遍,房东才从房间里缓缓地出来。可能是刚午休完的缘故,他看起来有些疲倦,不像以前那么精神,只是在因我留了一些东西在屋里没有清干净,克扣我十几块钱房租的时候显出几分以前的精明来。我没有多说,草草结完了账,还了钥匙,就赶紧走了。

坐在车里驶出村子的时候,我忽然想到了《1942》里面的情景,我像里面的老东家一样,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,随着人潮奔向一个陌生的地方。我不愿回头,也不留恋什么,因为我深知,我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。

1 对 “拆迁是一场兵荒马乱”的想法;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